网站首页 | 中心简介 | 柳琴剧团 | 歌舞团 | 蒙山沂水 | 蒙山沂水大剧院 | 少儿艺术培训学校 | 舞美技术服务部 | 在线视听 | 非遗保护 | 演出信息

TOP

加强地方戏曲传承保护迫在眉睫
[ 录入者:白丁 | 时间:2014-03-13 15:33:38 | 作者: | 来源::《中国文化报》 | 浏览:659次 ]
                            王文章等代表委员呼吁:加强地方戏曲传承保护迫在眉睫
    戏曲是我国独特的传统戏剧形式,也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珍宝。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和大量农民工进城,地方戏曲呈现迅速消亡的趋势。在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提交了《要进一步重视加强地方戏曲的传承保护》的提案,呼吁各界共同关注我国地方戏曲的生存和发展。
    “千百年来,戏曲不仅仅是我国民众主要的娱乐形式,也是中华民族精神血脉的重要文化载体,地方戏曲是我们民族传承下来的最精粹的文化创造,是和人民大众最贴近的艺术方式。1959年尚有360个剧种,2004年只有260个剧种仍有演出,但目前有演出的地方戏曲不到200种。以戏曲剧种最多的山西为例,1982年有48种,2012年仅剩15种。”谈到地方戏曲面临的危机,王文章委员很痛心。
    王文章告诉记者,地方戏曲保护的问题并不是没有引起重视,文化部专门出台了保护地方戏曲剧种的文件,现在210个戏曲剧种被纳入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是戏曲的生存环境并没有得到明显的改善。虽然中央文化部门发了文件,但地方戏曲的直接扶植和保护还是在于地方党委、政府的重视与支持。
    地方戏曲到底应该如何保护?王文章建议,由文化部组织专家,对纳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地方戏曲剧种的传承保护进行专项调研,针对不同地区、不同民族、不同剧种的实际情况提出指导性的意见。可以选择一些在地方戏传承方面做得好的院团作为示范单位加以扶持。
    王文章还提出,戏曲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应从儿童、少年抓起。戏曲教育要遵循戏曲艺术规律,要注意目前戏曲教育中表演基本功弱化的趋势。同时培养青少年观众,把戏曲进校园纳入国民教育体系,还可派优秀院团进校演出。
    他建议各级政府通过“购买演出”来促进院团为群众多演出,特别是每年的传统节日期间。同时还要大力促进发展民营戏曲表演团体,包括支持业余演出团体,各级政府要从财政上给予实际的投入,对为基层群众演出作出贡献的民营院团给予奖励。最后,还要加强对地方戏曲剧本的挖掘整理和出版,加强对地方戏曲发展规律的理论研究。
    王文章呼吁:“不仅要把地方戏的研究当做一种艺术形态,还要把它视作一种文化现象,充分发挥地方戏传承民族和地域文化、娱乐民众的重要作用,国家和各地在规划艺术科研项目的时候,要优先考虑地方戏的相关研究课题。”
    “听到王文章委员的提案,我很受鼓舞。”全国政协委员、山西省文联副主席、著名晋剧表演艺术家史佳花表示。地方戏的生存状况本就堪忧,尤其是从去年开始,生存状况更是雪上加霜。国有院团转企改制,投身市场,却遭遇市场的不景气,原有的农村市场也莫名其妙地急剧萎缩。而许多民营地方戏曲院团的境遇更加糟糕,处于濒临倒闭的情况,曾经被中宣部、文化部列为典型的山西嫦娥梅花晋剧院,原有3个团300多人,曾创下年演出1500余场的纪录,现在却仅剩1个团80余名演员,即使这样,仍面临无戏可演的境地。
    “往年春节后从大年初四,他们就下基层农村演出了,一直要演到农历二三月份才回来,但今年一个月有一两个台口就不错了。”史佳花说,山西地区的农村大都比较贫困,以往村民看戏多需要村里或者村办企业支付费用,村民自己是难以承担一台戏一两万元的费用的。
    “据我统计,我们(山西)原来的民营院团有200多个,去年已经倒闭了近90%,现在活跃在舞台上的民营院团也就十几个,形势已经非常严峻。以前我们那里选村长,一个重要的指标就是看每年能演上几场戏,现在村里不演戏了,农民们又打麻将去了。”史佳花说,今年春节期间,她走访了几个村庄都是类似的情况,全无往年过年看大戏、万人空巷的热闹场景。在陕西、甘肃、河北、河南等地也是如此。一边是想要看戏的老百姓,一边是无戏可演、面临解散的民营院团,好不容易培育起来的市场遭遇寒冬,作为晋剧艺术领军人物之一的史佳花,心里说不出的着急。她呼吁国家出台一些新政策,对地方戏曲和民营院团有更好的帮扶作用,以保护传统文化在基层的这片宝贵阵地。
    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戏曲研究院艺术总监李梅也表达了这样的担忧。她说,一家身处戏剧之乡、多部剧获国家级大奖的地市级剧团,把百人团裁得剩下40余人,主创人员、高级职称专家包括42岁年轻导演全部退休,乐队仅余6人。“很多剧团在裁人之后,连基本的行当都不全了,主奏乐队拉不齐,演《铡美案》有人演包公没人演秦香莲,没人演公主,这戏还怎么演?”她因此建议加大对体现民族和地方特色剧种的扶持力度。对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地方小剧种,各级政府要责无旁贷给予扶持,保证其有生命力地健康发展。她还表示,艺术团体的职工、普遍存在着舞台艺术生命短、文化知识面窄、行当单一、社会生存能力弱的特点,必须以人为本,对其实行特殊政策,使其没有后顾之忧。
    据了解,去年文化部下发的《地方戏曲剧种保护与扶持计划实施方案》,以剧种保护与扶持为依托,推动地方戏曲艺术表演团体健康发展,给地方戏曲工作者以鼓舞。今年文化部将组织人员对基层地方戏曲的现状进行充分详尽的调研,并将积极会同财政部门争取设立地方戏曲剧种保护与扶持专项资金,以帮助地方戏曲院团度过难关。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考棚街,临沂当年的“好莱坞”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